我和后妈 后妈让我舔她b 车上漂亮后妈坐我腿上/图文无关

小时候,宝宝人见人爱,陌生人见到他也会伸手摸摸他的头,恨不得抱起来亲几口然后裹在怀里带回家去。吓得宝宝和我一起出门,总是死死抓住我的手,生怕被人家给藏起来,再也找不到我。

为着宝宝我还曾被闹出过几次尴尬。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带他动物园玩,拉着我一会儿喂鱼一会儿喂长颈鹿,跑得满脸的汗。一个男游客经过身边时望了望宝宝,又打量一下我,语气复杂的说:“这孩子好可爱,是你哥家的儿子?”

我看那人面相也不像坏人,便随口答道,“什么我哥的儿子,是我亲儿子!”弄得那人一脸的红,“哦,是这样吗?是我多心了,怕孩子被人骗了,不好意思。”还没等我回话,宝宝就喊我,“妈妈,你快看,那边有孔雀哦!”我跟那人笑笑就随宝宝走开了,心里不禁有些生气,“我哪里像个人贩子了?”

还有一次更让我哭笑不得。我带着宝宝从中央门汽车站乘车回老家,检票时,被那个穿制服的男站务员给拦下来,拉我到一边,“你说说清楚,这谁家的孩子?”弄得我一头雾水,被旁边的人盯着像在看笑话。我紧紧拉住宝宝,羞红了脸,“这是我家的孩子,有问题吗?”

站务员前后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了我两圈,斜着眼不屑地询问我,“你能生出这么大的孩子?身份证拿出来!”我像个罪犯一样,忍着怒气从包里取出身份证递过去,“哦,还有户口簿,要不要看?”

他把我的身份证接过去,正面看看反面看看,再瞧瞧我,“算了算了,我就是怕有人拐小朋友,看着你怎么也生不出这么大的孩子呀。小心看管好了,别让小朋友乱跑哪!”

我莫名其妙,知道并不是第一次,既然人家也是好心,就算了,“嗯嗯,这是我抱养的,这孩子又长得快,您真是好心,谢谢啦!”拉着宝宝赶紧上车走人,心里多少次愤愤不平,结婚早真是惹麻烦!

转身上车的时候,听到那人在和另一位女检票员讨论着,“你说说看,她不是人贩子,那会不会是后妈?”“嗨,老张呀,你共产党的饭吃多了吧,现在这时代,当后妈有啥,当小蜜的也见怪不怪滴!”

天,有我这么天真的人贩子吗?有我这么亲密的后妈吗?

为了让宝宝从小养成好习惯,我也曾经是个狠心的家伙。

那时候住在公司,每天下班后我陪宝宝吃饭,从不喂他,我只管自己吃好洗自己的碗。他慢腾腾地坐在小凳上大口大口吃饭,吃好了也得自己洗碗。

每次都是学着我,滴点洗洁精在抹布上,用手在小碗上抹一遍擦一遍,最后再慢慢用水冲干净,最后闻一下有没有味道,满意了再递到我面前,“妈妈,看看我洗得干净吗?”

我会仔细地检查一下,然后点点头,“宝宝洗得真干净!”就这样很长一段时间,宝宝都要留着碗自己洗,应该是喜欢被夸赞的感觉吧,我想。现在虽然大了很多,有时候不得已自己洗碗时也是要洗得很干净。

因为这样的事儿,我被好多同事批评,“你这狠心的娘,一点儿不心疼孩子呀,多洗个碗也累不着你,何必让小孩弄一身水?”是的,我承认,宝宝每次洗碗都顾不到身上,总是弄潮了衣服,害我再给他换一身。

“不怕,从小学会做事,长大了才不偷懒嘛,要不,到时候女朋友不愿洗碗,他也不洗碗,那不得脏死了?”我这人不爱讲什么道理,只会瞎扯些没边的话。

在爷爷奶奶身边时,宝宝洗澡澡都是由老人家护着,调好水温,扶着洗澡澡,不能滑倒不能摔倒,不能着凉了,那待遇胜过皇帝。

可是,只要在我身边,我都是把水调好了,就不管他了,爱咋洗咋洗,只要别把水喝了就行。每次洗好穿上小内内走出来都还有一身的水滴,不会拧湿了的毛巾,后来只好多备干毛巾了,至今卫生间毛巾架上都放一大叠!

我这样的懒是出了名的,总是被人说,“看你这懒得,真就是个后妈!”

我和后妈 后妈让我舔她b 车上漂亮后妈坐我腿上/图文无关

转眼宝宝长高了很多,虽然在班级里是男生里最小的一个,个头也蹿得让我只能仰视着。

宝宝的身体素质好了太多,再不像小时候那样总是三更半夜往医院跑,上海南京来回转。但是,偶尔的小失误还是会生病。

宝宝总是不爱穿厚衣服,就像我小时候一样,趁妈妈不注意时就会脱下内里的厚衣服塞到被窝里,让人防不胜防。有时候说多了也不听,我就会想,这样的毛病居然也会遗传。

只是不同的是,我小时候穿少了,我妈妈会拿着衣服送到学校去,眼巴巴地看着我穿上,想来如今还是很感激妈妈的关爱。但是,我没有妈妈那么有耐心,不穿拉倒,反正冻不着我,才不会给你送呢!

虽然不会送衣服,但是,我仍然一天会念叨好几遍,“穿衣服呀,不能冻了!”衣柜里也是厚的各种衣服都有,无耐我人微言轻,不听呗。

为这事,没少被老师们念叨,“你家这孩子穿衣服太少了,会生病的,给他多穿点儿!”“给孩子买件厚的衣服,天天看他都穿那么单薄呀!”诸如此言,各科老师无不对我表示怀疑,也许想着我这妈太不负责任了。

毫无悬念,宝宝生病是必然的。这不,冬天最冷的那段时间,宝宝头痛,腹痛,感冒和肠胃炎同时发起来。白天要上课,就忍着半夜往医院跑。

那晚,折腾好久才给宝宝打了点滴,宝宝就坐在儿科的病房里。病房里人满为患,我们待的房间同时住了两个小娃娃,和陪护的爸爸妈妈们。宝宝无聊,就用手机看动画片。我就走走转转,被溜达过来的另一住院的小娃娃缠着逗趣,哈哈哈地笑着不肯离去,就要跟我一起玩。每当跟小娃娃在一起,我就成了一个大娃娃。

跟小娃娃的妈妈聊熟了一点,她瞧见了我家的宝宝,压低声音,“你家是男宝宝女宝宝?”我很诧异,“男宝宝呀。”心里嘀咕,宝宝那少年的样子也能分清楚性别呀。

“那是你家什么亲戚?”小娃娃的妈歪着头朝向宝宝坐的位子问我,我有点意会她的想法,“你说他呀?是我儿子。”

小娃娃的妈妈不相信地微笑一下不言语了。

跟小娃娃也逗累了,宝宝也挂好了点滴,我们收拾了就走出病房回家去。

我走出病房刚转过门去,习惯性地停下来再检查一下有没有遗落物品。

“看,她一定是个后妈。”

“差不多,我们家的才读小班。她那孩子估计初中了吧,哪里生得出来!”

莫非此生注定就是“后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