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你说了什么 我跟王宇皓终于破除了同班魔咒,就连同校也没有了。
毕业典礼那天,他跟我一起上去拿了县长奖,在台上时,他突然转过头看向我。
「?」我用眼神示意问他。
可是他没有说话,只对我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当时舞台的光束照在我们两个的身上,我不知道是因为强光还是什么其他的缘故,总觉得脸渐渐灼热了起来。
毕业典礼的前一刻,我们全班先到班上集合了。
我抬头望着班牌上大大的『六年四班』四个字,不知怎的,突然有种心口很闷的感觉。
「宇皓跟思涵是我们班上最品学兼优的学生,老师很高兴可以带到你们喔!希望未来,大家都可以以他们为表率,学习他们的精神喔~」老师拿着麦克风对着教室里闹哄哄的学生们说着。
最后一天了,谁想再听老师讲这些八股的话呀,大家跑来跑去,互相追来追去,还有人偷偷跑去跟喜欢的人告白。
可能是受到日本漫画的影响,女孩们总是觉得在毕业的那一天告白是一件『不做一定会后悔』的事情。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获得美好的果实,当然那天受到打击的人也多得要命。
「恭喜妳拿到县长奖。」在毕业典礼结束,大家準备就地解散的时候,他突然在我身旁这么说着。
「你不也拿到了吗?」
「是呀,跟妳同班了六年,还拿到同一个奖毕业,真是孽缘啊。」他还忍不住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我翻翻白眼。
「我才倒楣吧!」我说。
「不过妳真的要去念公立国中吗?」他疑惑的问着,「我记得妳家境也没有不好啊?」
「为什么一定要念好学校啊?我觉得我到哪里都可以读书读得很好啊!」我插着腰说着。
「真是骄傲啊。」他突然笑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好少看见他灿烂的笑容。
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可爱。
等等……我刚刚是想到『可爱』这两个字吗?我一定是用错词彙了……
这个恶魔怎么会可爱?
我摇摇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开,结果他笑得更开心了,大概觉得我又在耍笨吧。
「妳这么笨,以后跟妳同桌的一定很可怜。」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把我的浏海给拨乱。
「哎呀!干嘛啦!」我生气的把他的手拨掉。
突然间,在这么吵杂的环境里,我听到妈妈正在喊我的名字。
「欸,我妈在叫我了。」我拎起包包,準备向出口走去。
结果发现我的手臂被轻轻的抓住了。
「我有话想跟妳说。」他收敛起刚刚嬉笑的神情,面容认真了起来。
「你要讲什么啊?这么严肃很可怕欸。」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我……」
就在他要準备讲话时,一群学生经过我们身边,不小心撞了他好大一下。
「啊,对不起。」一个男孩子满脸歉容的把王宇皓拉了起来。
「没关係。」他微微笑对着对方说着。
「你刚刚要说什么?」在男孩离开我们身边之后,我问道。
他突然皱起眉头,露出一脸很为难的表情,「没什么,只是想祝妳毕业快乐。」
我疑惑的看着他,总觉得他刚刚好像不是要说这句……
「妳妈妈在找妳,妳快去吧。」他对我挥了挥手。
「喔,」我準备转身离开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转了回来,「欸,王宇皓,不要封锁我的即时通帐号喔!」
「蛤?我又没加妳。」
「嗯,因为我打算回家之后加你好友,不准拒绝喔!」我露出灿烂的笑容,对他挥手说再见。
原本不愿意加的帐号,如今似乎成了一条丝线,把分岔线两端的我们,慢慢拉紧了一些。

2-2 即时通帐号 在我小学四年级,爸爸为了工作需求失恋怎么调整 男女主从小就睡在一起,所以终于买下了一台桌上型电脑。
从那一刻起,那米白色的身影就一直在我眼前晃呀晃的,我总是好奇的想去摸摸它,甚至有股冲动想按下那个开机的按钮。
但是妈妈一直不肯让我光明正大的使用它,甚至最后连网路都说不给办了。
妈妈说,网路会让我功课变得不好,还会让我近视,可说是百害无一益。
「思涵妳乖,等妳上了国中,我就让妳玩电脑!妳先乖乖念书喔!自修写完了没有?」妈妈温柔的语气中却带着一股威胁感,大概也只有我感受得到。
「早就写完了啦。」我生着闷气的跑回房间,跳上乱糟糟的床上,躲进温暖的棉被里。
除了问我自修写完了没、这次考试考几分之外,妳没有任何想问我的吗?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但却没有得到万人疼爱的福利,相反的,我父母反而对我颇为严厉。
爸爸或许比较好些,但是我见到他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起床时,爸爸已经上班去了;準备睡觉时,爸爸还没回来。
他就跟时下许多的爸爸一样,跟孩子几乎没有互动,是一个努力让家里不愁吃穿的狩猎者角色,他们唯一的目标只有负责赚钱养活一家人。
当时总觉得爸爸就像是个神秘客,神出鬼没的,就连假日有时都不见蹤影。
而我的妈妈是一位标準的「贤慧的长媳」,所有的家事都难不倒她,甚至什么菜餚也几乎都会煮,面对所有亲戚朋友,我的妈妈是温柔又善解人意的陈家大嫂,而我相信妈妈也很努力在扮好这个角色,唯独的缺憾是,她唯一的孩子「陈思涵」并不是个男孩子。
如果我是个男孩子,像王宇皓一样,又会读书又听话,是不是一切就会变得更好一些呢?如果我是个男孩子,像王宇皓一样,那妈妈是不是就会把我送去学钢琴,带我去唸私立中学呢?
一切的疑惑,我始终都没有问出口。或许是畏惧着,如果说出口,是否会得到与所盼望的相悖离的答覆?
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或许也变得畏惧了许多呢。
「欸欸欸,我拿到石斑鱼的即时通啰!」暑假时,筠婷兴奋的打电话给我。
「啊?他怎么会给妳?」我一边摸着已经被剪短的头髮,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因为我请我认识的一个女童军帮忙的呀!叫做林凯璇,她人超好的唷!」筠婷叽哩呱啦的说着。
「喔~那他答应妳的好友邀请了吗?」
「还没耶,不过我是刚刚才加的,说不定他家没电脑。」
「是喔。」我一直在想石斑鱼会不会感觉很困扰,被一个不认识的花癡给苦苦纠缠。
却不知怎的,映入脑海的却是洗手檯前那个突然讲台语的阳光男孩。这么帅的男生,他为什么会这么台……
「欸欸欸,我问妳!妳有加王宇皓吗?」她突然问道。
在小六生日的那天,筠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王宇皓的即时通帐号,虽然当时我很想在她面前撕毁随风吹,不过基于这是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只好姑且眼一闭、牙一咬的勉强收下。
「我为什么要加他。」我翻了翻白眼,虽然她看不到。
「我好奇嘛!妳没加喔?我花很多时间才弄到的欸,他可不轻易让别人知道他的帐号说。」
「妳要专心喜欢石斑鱼呀!别这样三心二意的,会遭天打雷霹的呀!」
「吼,妳很夸张欸……啊妳都不害怕王宇皓去别的学校被漂亮女生拐走喔!」她嘻嘻笑着说着。
「什么拐走,妳少夸张了,」我把室内电话换到另外一只耳朵听,「而且就算被拐走干我什么事情啊!」
「妳老是这样讲,嘻嘻嘻嘻嘻嘻!」接下来就听到一阵不怀好意的窃笑声。
「不讲了啦!等一下我妈回来发现我在讲电话一定把我剥皮!再见!」我随便敷衍了筠婷,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回到书桌前打开了国一的自修本,内心却充满了许多的想法,零零碎碎的,说也说不清。
于是我把右边柜子的第一层抽屉拉开,翻出里面的一个小小的铁盒,里面放着许多不同大小的纸条,都是我跟朋友互传的记忆。
然后我打开了其中一张米白色的横条纸张。
上面是一串的英文跟数字:a22830291,旁边署名:王宇皓。
真不知道当时张筠婷是怎么弄到这个帐号的,哎,不是说好要加的吗?可是真的要加吗?
我撑着脸望着纸条皱起眉头发起呆。
此时真希望纸条会开口跟我说话呀!至少也帮我指点一下迷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