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不是故意的 从那天开始,我就把纸条塞进我的书包里,用一条有着鹅黄色圆点点的碎布包起来,放在铁製铅笔盒的下层底部。
早知道当初就不要夸下海口说要立马加人加好友,你看糗了吧,即使升了国中,妈妈终于办了网路,但完全不让我靠近电脑啊啊啊啊!
唯一可以期待的就只有一个礼拜一堂的电脑课了!
但电脑课每次都只有五分钟的自由时间,还不一定有机会可以拥有,但可以一边吹冷气一边用电脑,真是最大的享受啊~
我翻翻新的课程表,电脑课刚好摆在礼拜三的下午第二节课。真是一个美妙的安排。
看来只能在这时候下手了!要有骨气啊,陈思涵!
不过话说回来,王宇皓还记得我的这个约定吗?我心里突然起了一阵涟漪。
毕典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看得这么腻了,现在却觉得好像有点怪怪的。
「吴郭鱼,妳在看什么?」有个人突然凑近我的耳旁,害我吓了一大跳。
「啊!你干嘛突然靠那么近!」我摀着胸口,惊魂未定的说着。
眼前的男孩灿烂的对我笑着,「失恋后的心情 男女主初中就有肉的文妳做贼心虚吼!」
「哪有!」我迅速把课程表收起来,噘起嘴自顾自的向前走。
男孩追上我的脚步,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笑吟吟的跟着我走着。
命运真的很奇妙,我与王宇皓「分开」之后,却莫名其妙跟石斑鱼同班了。
「嗨,泼水女。」他当时也是笑吟吟的看着我,左手还撑着脸,一派轻鬆的说着。
我皱起眉头看着我左边的大男孩,一脸不解。
「你谁?」我问。
「欸,妳忘记我了喔?妳上次还泼了我一身湿欸。」他笑得更开心了。
我脑中突然跑出很多画面,最后定格在那一天的走廊、那熟悉的红砖洗手檯,以及那个讲台语的男孩子。
「石斑鱼?」我无意识的说出口。
「谁是石斑鱼?」他错愕的问。
「啊、没事,你当我没讲。」我摀着嘴巴,一脸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你该不会偷偷在后面帮我取绰号吧!太过份啦!」石斑鱼敲着桌子故作一脸不爽的样子说着。
「我、我我哪有!」我惊慌的说着。
「妳干嘛讲话结巴!」
「我、我我我没有!」我发现自己真的在结巴,但一发现就更难讲得顺口,「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好开心。
我发现短短一个暑假过后,他讲话好像没那么台了,虽然还是有一点微微的口音。
「小毅,原来你绰号是石斑鱼喔?你还跟我们说你没绰号!」一位头髮很蓬鬆的男孩甲突然开口。
这时我才发现石斑鱼的身边有一堆男孩子,他们都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对着我笑着。
「我真的没有呀!这个绰号是今天才知道的!」
「你国小一定超多小迷妹~」一个身高比较矮的可爱型男孩乙说着,「好羡慕,志毅这么高又这么帅,一定超多女孩子每天追着你跑。」
「你少作梦啦!」石斑鱼用手盖住男孩的脸,惹得对方哇哇大叫。
我一脸呆样的看他们嬉笑着,直到石斑鱼「镇压」住这一群跟花果山猴子没两样的男孩后,他才转向我的方向,对我灿然一笑,「一直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游志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妳叫我石斑鱼,但也不错啦,至少感觉很高级嘿!那我也帮妳取个绰号好不好啊?」
虾咪啊!这绰号明明就是张筠婷取的,干我啥事啊!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我不要啊!」我遮住耳朵企图当个逃避现实的骆驼。
「就叫妳吴郭鱼好了~好像还蛮好听的吼~」
一群男孩子开始发出爆炸性的低吼笑声……
哪里好听啊~妈妈都说吴郭鱼是吃大便都能活的鱼欸!是影射我去吃大便吗?!

2-4 幸运的定义 虽然我始终没办法鼓起勇气在电脑课偷加王宇皓好友,每次都踌躇半天,最后一事无成。
不过从那天「双鱼面谈」之后,我跟石斑鱼感情突然变得很好,也可能是因为刚好座位在旁边的原因吧。
他总是对我笑咪咪的,眼睛总是会弯成一个很迷人的角度,让人忍不住也跟着他一起微笑。
「我最近觉得我很幸运欸。」一到礼拜六,我就忍不住拨电话给筠婷,跟她说说石斑鱼的事情。
张筠婷就是张筠婷,到了新环境,马上就换了一个喜欢的对象了。
这次是我们国中三年级的学长,也是纠察队队长,长得高高瘦瘦,肤色是相当健康的小麦色,还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正气凛然的样子。
到底为什么她的理想型从来都没有一个固定的标準啊?
「妳不是老是在哀哀叫说妳很倒楣?」
「我哪有。」我反驳。
「妳之前总是跟我悲鸣妳的邻座一直是王宇皓。」
「哈哈哈哈,就说嘛,如果我离开王宇皓的魔掌,一定会有更好的未来!妳看,石斑鱼多正常啊!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好邻座啊!」我夸张的说着。
事实上国中座位已经各自分开了,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也不用再度冒着被隔壁同学划线的风险。虽然这大概只有王宇皓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吧。
「妳就没有一点点想念王宇皓吗?」筠婷意兴阑珊的说着,「妳也真没血没泪耶,他虽然对妳有点冷漠,但是毕竟你们也同班这么多年耶~」
「什么什么!妳怎么这样讲我,我就不相信王宇皓会想念我!」
「谁知道啊,妳又不跟他联络~」筠婷在电话那头说着,「妳不是说要加人家即时通,啊妳是加了没有啊?」
我突然皱起眉头。
嗯,每次想到这个承诺就会让我觉得有点良心不安,感觉好像撒了一个瞒天大谎。
不过我只是没有加他即时通而已啊?!
「还没。」我小声的说着。
「什么!妳还没加?都已经过好几个月勒!那妳当初干嘛说要加人家~」筠婷的高分贝嗓音让我忍不住把话筒移开了几公分,「枉费我还去帮妳问帐号!」
「我……」我没有要妳帮我问帐号啊!冤枉啊,大人!
「妳不要再解释了,」她的口吻活像个老头子,「妳自己好好去面壁思过,好好反省。」
「我是要反省什么啊!喂、喂喂喂???」话筒的另一头只传来无尽的嘟嘟声。
这可恨的女人竟然挂了我电话。
我把电话抛到床铺的另一头,看着微微泛黄的天花板发着呆。
怎么,我非得主动去跟他联络不成?他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联络呀?
我越想越闷,却不知道自己在闷什么,只好伸手把棉被盖住脸庞,享受一个人的黑暗时刻。
正当我準备想把自己顺势闷死时,门外却传来一阵声响。
妈妈回来了。却好像不只有她一个人。
「欸?你是思涵的同学吗?怎么站在外面不进来呀?」外头突然传来妈妈的声音。
我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
啥?谁!刚刚才跟筠婷讲话,不可能是筠婷,那还有谁知道我家的位置?我根本就没几个朋友呀!
怎么这时候才突然发现这个残忍的事实……
顾不得心酸,我整理整理头髮,偷偷打开房门,準备偷窥一下来者的身份。
只见一个穿着银色帽T配着咖啡色滑板裤的男孩子跟着妈妈走进来,但是妈妈遮住了他的脸,我看不太清楚他的面容。
该不会是王宇皓吧?不知怎的,我突然觉得心脏怦怦急速跳了两下。
「要喝点什么吗?」妈妈温柔的说着。
「不用忙了,阿姨,」男孩有礼貌的对妈妈说着,「我不渴。」
「好呀,那我去叫思涵,你等等喔~」
什么!这声音不是石斑鱼吗?他来我家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