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上辈子的债 「妳都去哪里剪头髮啊?」我躺在床上,双脚悬空的踩着空中脚踏车,一边握着市内电话闷闷不乐的问着。
「啊?我都给我妈剪欸。」筠婷一头雾水的回答,「妳干嘛?」
「没有啊,昨天看到一个女孩子来找石斑鱼,她头髮好顺好薄好漂亮喔。」我摸了摸我厚重的短髮,突然觉得自己真像个蠢呆的西瓜妹。
那个时候的我们还是有髮禁的,虽然妈妈总是说,比起她们当年必须要剪个什么耳上两公分好太多太多了,现在只要不要碰到制服后领就好,根本就是学校给的恩赐。
可是我还是觉得剪短的样子好丑,头髮还每次都会翘一边,真的很烦人。
一开始,我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的,班上的女生都呈现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状态。就跟妈妈说的一样,反正国中嘛,唸书都来不及了,还有谁会去管头髮呢?心无旁骛才能读好书呀!
直到我看见林凯璇为止。
「一定是林凯璇啦。妳干嘛跟她比,我都觉得她可以当校花了,我们班上一堆男生只要提到林凯璇的名字就会开始傻笑的说~」筠婷乐观的说着,「但也不是每个男生都会喜欢像林凯璇这一型的啊。」
「怎可能,她根本就是模特儿啊!哪个男生不哈她。」
「妳干嘛那么在意啊?妳喜欢石斑鱼吗?」筠婷窃笑了起来。
「我哪有喜欢他!妳不要乱讲!等下被我妈听到我一定被剥皮。」
「好啦,开玩笑的咩!」筠婷哪壶不开提哪壶,害我都激动的全身发热了,「阿妳是跟妳上辈子的债主联络了没?」
「谁?」
「王宇皓啊!还有谁?他不是说妳上辈子欠他钱吗?」
突然我俩沈默了五秒后,一起哄堂大笑了起来。
这样一件小小的事情,怎么她还记得呢?
我突然觉得好感动,朋友应该就是这样吧,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她花癡脑包,但是妳提及的一切她却永远牢牢记得,把妳放在心里最重要的地方。
「欸,张筠婷,我以后如果嫁不出去的话,跟妳一起去住养老院好不好?」
「妳少屁了,谁要跟你住养老院,我当然要跟我们纠察队长结婚生一组棒球队呀!」她又开始做梦了。
我总觉得有天如果张筠婷不再花癡,我生活一定会少了很多乐子。
「而且妳想想,妳怎么会嫁不出去,再怎么惨,妳也可以拜託王宇皓娶妳啊。」筠婷笑得开心。
「我干嘛要嫁给他!」我生气的大喊一声。
「你叫那么大声是要死啰,看来妳老妈真的不在,」筠婷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感觉是把话筒瞬间移得很远,「妳想想看,命运的安排,宿命的牵制,上辈子的债务,多么感人的红线啊~」
「谁跟妳上辈子的债务啦!!!」我简直哭笑不得。
「而且我跟妳赌一块两毛五,王宇皓一定喜欢妳!现在不喜欢,以前也喜欢。」
「最好是啦,」我突然好想挂她电话,「好吧,就算这样,那妳干嘛当初还要我帮妳给情书,这样不是很白目吗?」
「吼,陈思涵,这么久以前的事情妳怎么还提啊?」张筠婷在电话那头发出一阵啧啧啧的谴责声,「我对妳多好啊,我可是当敢死队,让妳可以踩着我的尸体向前跟王宇皓告白欸,可惜妳这个笨蛋毫不领情。」
「妳这个花癡鬼最好有这么为我着想啦!」
「妳还真的喜欢王宇皓喔?我还以为妳喜欢李思扬欸!想说妳怎么这么没眼光。」
「张筠婷!!!!!」我大吼一声。可恶,最近都快吼到没声音了。
「陈思涵!妳又给我偷讲电话!这个死孩子,给我出来!」房门外突然传出一声咆啸。
完了,又没发现妈妈回来了,都是妳害的,臭筠婷。

2-12 与她的日记 「我快被妳看出洞来了。」石斑鱼叹了一口气,盖上笔记本认真的看向我说着,「说吧,陈大小姐,请问有何贵干?」
「没贵干。」我手拿着格子围巾托着腮呆呆望着他。
「那干嘛一直看我?」
「想说为什么你女朋友那么漂亮啊。」
他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然后突然恍然大悟的说:「凯璇喔?」
「不然是谁?狮子甲吗?」我翻了一个白眼。
石斑鱼又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用大大的手抹了抹我的脸,这个对付他可爱乙同学的招数,一样也弄得我哇哇大叫。
「妳干嘛突然称讚起凯璇?而且我再说一次,凯璇不是我女朋友啦。」他认真的竖起食指纠正我。
「那你干嘛跟她交换日记?」我歪头问着。
石斑鱼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他桌上的米白色笔记本,接着会心一笑。
夫妻交换自拍 男女做爰全过程的视频因为凯璇很无聊呀,最近迷上一个卡通,男女主角都会写交换日记,她就一直缠着我说也要跟我写,可是我每天都觉得很苦恼欸,又没发生什么大事是要写什么东西?」他大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打开笔记本以便「完成本日作业」。
天啊,还真的是交换日记耶!
昨天跟筠婷说到这件事情,她充分怀疑是传说中的璇跟石斑鱼在偷偷交换日记。
『石斑鱼怎么可能跟女生交换日记啦!』我打下这几句话。
『妳又知道了,妳家石斑鱼跟凯璇可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耶!』
『他说他们只是青梅竹马而已啦。』
『怎可能,妳当每个异性朋友都跟妳还有王宇皓一样无趣吗?』这句话好有即视感,感觉张筠婷就在我的面前讲这句话,还多叹口气怨孩子不成材的样子。
『什么碗糕啦!!!!』
回到家后,一想到昨天跟筠婷的对话,就让我觉得有种心口很闷的感觉。
最近真容易心情不好啊,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吗?
『当然是因为妳喜欢石斑鱼啊!』当我把感觉跟筠婷分享时,她却用这「超张筠婷」的答案回答我。
『怎么可能!拜託我才认识石斑鱼不到一个学期欸。』
『爱情是不分时间季节的,妳懂吗?』
『抱歉我不懂。』
『不管啦,我跟妳说,男生不可能会跟不喜欢的女生写交换日记啦,那个东西对男生来说麻烦死了,怎么可能做。』
感觉怎么好像有点道理?
『是吗?!』
『当然是,不然你现在去敲隔壁棚亮灯的那位王先生愿不愿意跟妳交换日记。』
『啥?』
『妳可以不要耍笨吗?还是妳已经完全移情别恋忘记妳的旧情人?欠人家钱不能这样啊!』
『我没欠他钱!!!!』这个欠债梗到底可以用多久!
『那妳问他啊~反正妳又不是每天都会看到他,试试看啊!』她挑衅的建议道。
在筠婷的持续鼓吹下,我用滑鼠游标对準了王宇皓的名字,轻轻按了两下。
此时我发现自己竟然开始焦躁的抖起脚来,搞什么啊!
『欸,在吗?』我找了一个最简单的招呼语。
『蠢瓜,干嘛?』
他竟然马上回覆了我。而他的回覆,还真是不失他白目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