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叶刘寄奴(narrow-leaved ragwort)源自南美,在欧洲中部广泛分布

来自亥姆霍兹环境研究中心的Ingolf Kühn和Sonja Knapp博士通过研究发现,为了与本地植物竞争,非本地植物会进化出一套特殊的策略,这其中就包括繁殖策略的不同。这一研究结果为如何在生态系统中区别出本地与非本地种提供了依据。学者目前正就这一区别是否站得住脚而争论不休,争论的焦点在于这些植物是否能够适应人为环境。另一些学者则认为由于本地与非本地种在诸多方面存在差异,因此对它们进行区别对于理解现代生态系统极为关键。

Ingolf Kühn和Sonja Knapp博士为了搞清楚这一议题,检测了一些因素在影响本地与非本地种植物的区别。他们利用了BiolFlor生物-生态数据库中德国植物群的特征数据,这其中包括3600多种本地及引进的蕨类和开花植物种类。他们比较了如寿命、授粉策略、栖息地等特征,并将其与一类指定的物种进行频率比较。研究结果显示,在引入种中这些特征出现的频率受其他策略的影响要较本地种高。Sonja Knapp说,引入种由于开花较晚而受益,而开花时间却不是影响本地种的一个因素。引入种通常会选择在10~12月开花,这一时间本地种已不再开花,因此那些授粉昆虫就只能帮助引入种传粉,另一些无法通过昆虫充分完成授粉的植物,如紫菀属和菊科,能够自我传粉以保证繁殖。

对于本地植物而言,能占领不同的栖息地是它们的优势,如同时占领森林和低地,而对非本地种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它们完全不需要去占据如此多的栖息地来保证生存,它们能够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中极度成功。在德国出现的引入种,它们对于农业环境及城市环境的适应都非常顺利,这保证了它们的成功。非本地种在最初都会与本地种就栖息地进行竞争,多数情况下,非本地种都会取得胜利,许多引入种对生态系统危害都不太大,但约有1%的引入种极具侵略性,这意味着它们会对当地生态系统及本地种造成极大威胁。

因此,研究者仍相信,本地种与非本地种之间的区别明显且非常重要,Ingolf Kühn说,500年的时间对于进化来讲不过是一瞬,由于本地种与非本地种存在差异,它们不应该被同等考虑,尤其是对引入种危害的判断,还需要考虑到它们的起源。

(化石网/歆塬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