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漠南之战:西汉冠军侯霍去病的初次征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漠南之战的介绍

  西汉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至六年,在西汉与匈奴的战争中,汉武帝三次派出十万大军,反击漠南(蒙古大沙漠以南)右贤王部和伊稚斜的作战。

  漠南之战的过程

  元朔二年,河南(今黄河河套南内蒙古伊克昭盟一带)之战(参见河南之战)后,匈奴不甘心失败,先后袭掠代郡(郡治代县、今河北蔚县东北代王城)、雁门(郡治善无,今山西右玉城南)、定襄(郡治成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土城子)、上郡(郡治肤施,今陕西榆林市南鱼河堡)等地。

  右贤王率骑数攻汉边郡,并入河南,袭扰朔方郡(今内蒙古杭锦旗北),杀掳民众。

  汉武帝刘彻遂决定对右贤王和匈奴单于发起反击。五年春,武帝以10余万骑兵反击右贤王。

  以车骑将军卫青率3万骑出高阙(今内蒙古狼山中部计兰山口),并指挥游击将军苏建、强弩将军李沮、骑将军公孙贺、轻车将军李蔡四位将军俱出朔方,远程奔袭右贤王庭;同时,以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率部出右北平(郡治平刚,今辽宁凌源西北),牵制左贤王部。

  卫青军出塞数百里,乘夜包围袭击右贤王。右贤王毫无防备,率数百精骑逃走。卫青俘获其男女1.5万余,牲畜数十万头。

  六年春,武帝命大将军卫青率中将军公孙敖,左将军公孙贺,前将军赵信,右将军苏建,后将军李广,强弩将军李沮等六将军共10余万骑出定襄击匈奴,斩首数千而还,休整于定襄、云中、雁门。

  同年夏,卫青率六将军10余万骑又一次出定襄击匈奴,斩杀和俘虏1万多人。两出定襄累计斩杀匈奴1.9万人。

image.png

  西汉收复河南地的第二年,匈奴军臣单于死,其弟左谷蠡王伊稚斜自立为单于,发兵攻破军臣单于太子于单。于单兵败降汉,汉武帝封其为涉安侯,不久死于汉。

  伊稚斜单于即位后,对西汉边郡进行了更加频繁的袭扰。

  武帝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夏,匈奴万骑侵入代郡,杀太守恭友,掠略千余人而去。其秋,匈奴又入雁门,杀掠千余人。

  第二年,匈奴兵分3路,每路3万骑,入代郡、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东北)、上郡,杀掠数千人。

  匈奴右贤王对西汉收复河南地,筑朔方城,更是怨恨之极,数次进袭朔方,杀掠吏民甚众,企图夺回河南地。

  为了确保朔方,给予匈奴进一步的打击,汉武帝决定实施第二步战略计划,发兵十余万,进攻盘踞漠南的匈奴右贤王。

  汉军兵分两路,以西路军为主攻方向,由卫青直接统领3万骑兵,出高阙北进,并指挥游击将军苏建、强弩将军李沮、骑将军公孙贺、轻车将军李蔡等统兵数万,出朔方,直接进攻右贤王的王庭。东路军由大行李息、将军张次公率领,统数万骑兵,出右北平,进击匈奴左贤王,牵制其兵力,策应卫青军的进攻。

  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春,卫青率大军出塞,乘夜悄悄包围了右贤王的王庭(约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南戈壁省)。右贤王自以为王庭距汉境遥远,汉军不可能奔袭至此,因此未做任何防备,当夜右贤王还喝醉了酒。

image.png

  卫青乘机指挥汉军发起突然进攻,匈奴立刻乱作一团,右贤王从梦中醒来,大惊失色,无法组织抵抗,急忙携爱妾,领数百精骑突围逃走。卫青急令轻骑校尉郭成等率军向北追击。郭成等追赶了数百里,见无法赶上,才返回。此战,汉军俘获右贤王部众男女15000人,裨王(匈奴小王)十余人,牲畜数十万头,大获全胜。李息、张次公统率的东路军也取得了胜利。

  当汉军凯旋回至边塞时,汉武帝派出的使者手捧大将军印信赶到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加封食邑八千七百户,所有将领统归卫青指挥。其余各将也都被大加封赏。为了嘉奖卫青,汉武帝甚至封卫青3个尚在襁褓的儿子为侯,分别封为宜春侯(卫伉)、明安侯(卫不疑)、发干侯(卫登)。卫青推辞,汉武帝坚决不准。

  匈奴右贤王失败后,伊稚斜单于极不甘心,同年秋天,他派出1万余骑兵袭入代郡,杀代郡都尉朱英,劫掠千余人而去。

  为了寻歼匈奴,巩固边防,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春,汉武帝令大将军卫青从定襄出兵,公孙敖做中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信为前将军,苏建做右将军,李广做后将军,李沮做强弩将军,率领十万骑兵,斩杀敌人几千人而回。一个多月后,他们又全都从定襄出兵攻打匈奴,杀敌一万多人。

  卫青的外甥、骠骑校尉霍去病(公元前140年~前117年)初次参加对匈奴作战,时年仅17岁。他率800骑兵,追击数百里,斩获匈奴2000余人,杀伊稚斜单于大行父(与单于祖父同辈)藉若侯产,俘单于叔父罗姑及匈奴相国、当户等高官,全身而返。汉武帝以其功冠全军,封为冠军侯,赐食邑二千五百户。

  这次战役,卫青将赵信和苏建两支军队合为一部,与大军分开行进,结果他们单独遇上伊稚斜单于军,3000余汉骑与数万匈奴骑兵搏杀,激战日余,汉军不支,几乎全军覆没。赵信原本是匈奴降将,降汉后受封翕侯,他见匈奴军势众,发生动摇,领800残军投降匈奴。苏建单骑突围逃回。卫青不愿擅杀大将,遣人将苏建送押长安。汉武帝赦免苏建,将其贬为庶人。

  赵信降匈奴后,向伊稚斜单于献策,将匈奴人畜军队向北迁移,诱使汉军深入,乘其远来极疲时,再给予打击。伊稚斜单于见汉军日强,便采纳了这个建议,下令撤离漠南地区,向漠北远移,同时派军继续袭扰汉边。

  第二年,左贤王率万骑又入上谷,杀数百人。

  在两出定襄的战役中,汉军改变了以前临战临时编组军队的作法,建立了中、左、右、前、后诸军,由大将军卫青统一指挥,并直接掌握强弩军,从而提高了诸军协同作战的能力。这是汉武帝对匈奴用兵以来,军队编组最为严密的一次。

  但在实战中,由于通信联络不畅,未能协调好右侧防卫军,导致其单独遇上匈奴单于军,3000余骑全军覆没。汉军两出定襄,虽共歼敌19000骑,但并未达到袭歼伊稚斜单于本部的预期目的。汉武帝以这次军功不多,赏主帅卫青千金,未再益封。

  漠南之战的影响

  漠南之战是一个打得有点奇怪的仗,史记中对此战记载不详,因此后世的评价也不一致。汉军此战是第一次跟匈奴单于主力对战,带有一定试探的性质,所以卫青打得很小心。

  农历二月第一次出塞,杀敌三千后即退回关内修整。据史家推测,汉军这次应该是遭到匈奴伏击,己方损失惨重,所以卫青退回关内,等待汉武帝的下一步指示。

image.png

  农历四月,汉军再次出塞,这次虽然斩敌1万,但是苏建和赵信带领的三千人马全军覆灭,苏建独自逃回,赵信投降了匈奴,成为匈奴单于的左膀右臂。

  严格说来,汉军这次出塞是以失败而告终,事后武帝没有对卫青加封。但是,虽然整体上失败了,霍去病的胜利却给汉武帝大大地长了脸。他率800轻骑,离开大军,独自追击匈奴数百里,偷袭了匈奴一个营地,斩敌2028,俘获了一大批身份重要的匈奴人。

  漠南之战的挫折说明,中期作战,卫青兵团遇到不可克服的问题就是,匈奴已经清楚汉庭意图,后撤形成战略纵深,卫青兵团不敢长驱直入,怕被匈奴穿插分割,证明卫青兵团做战依然是改进型的阵地战,并未形成有效的高机动运动模式,从战略上对匈奴未形成威慑。

  汉朝在两年内连续三次发出十万大军攻打匈奴,给国家经济造成沉重的负担。元朔六年(前123年)的战役中,汉朝军士、马匹损失十多万,兵器甲仗等物水陆运输的费用还都不计算在内,汉朝倾尽库藏钱和赋税收入仍不足以供给战士的费用。

  武帝于这一年设立武功爵,令百姓出钱买爵并得以缴纳赎金减免禁锢等罪刑,以补充军需。匈奴北迁,也对汉军反击造成了军事和经济上的双重压力。

  漠南之战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并没有完成汉武帝歼灭匈奴主力的战略目标,匈奴兵马仍可以大肆劫掠汉境,来去如风。所以战役结束后,汉武帝未给卫青赐封行赏,说明他对这个战役的结果并不满意,但是汉武帝对霍去病褒奖有加,霍去病开始崭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