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关羽襄樊之战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襄樊之战的经过

  一、前期

  公元219年(建安二十四年)春,关羽率领部队攻打荆州北部樊城,曹操派出大将于禁率领七军援救襄樊。

  到了八月,连绵大雨,汉水暴涨,水高五至六丈,于禁所率领的七军全为汉水所淹。关羽俘虏于禁,杀掉了庞德。

  关羽将于禁等曹军俘虏三万押往自己的大本营——江陵后向樊城发起猛攻,城中进水,处处崩塌,众人都惊恐不安。

  关羽乘船至城下,立即将樊城重重包围,使其内外断绝。关羽又派别的将领把将军吕常包围在襄阳。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都投降了关羽。

  十月,陆浑民孙狼等作乱,杀死了县主簿,向南归附关羽。关羽授给孙狼官印,给他军队,让他去扰乱曹魏。此时许都以南的梁郏、陆浑群盗,纷纷接受关羽的印号,“为之支党”,关羽的威名震动了整个中原。

  二、中期

  曹操认为汉献帝在许都,与贼军临近,打算迁都避其锋芒,在司马懿等人劝说下,最终放弃迁都念头。

  关羽进攻樊城,吕蒙自称病重。孙权则公开发布命令召吕蒙返回,暗中与他进行策划。同时,陆逊至陆口,写信给关羽,称颂关羽的功德,深深地自我谦恭,表示愿意尽忠和托付自己的前程。

  关羽因此感到很安定,不再有疑心,便逐渐撤出防守的军队赶赴樊城。陆逊把全部情况向孙权作了回报,陈述可以擒服关羽的战略要点。

  关羽得到于禁等人的军队数万人,粮食不足,军队断粮,便擅自取用孙权湘关的粮米;孙权闻知此事,便派兵袭击关羽。

  孙权写信给曹操,请求允许他讨伐关羽,为朝廷效力,并请求不要把消息泄露出去,使关羽有所防范。曹操问群臣,群臣都说应当保密,曹操却下令徐晃将孙权的书信用箭射入围城之内和关羽军营中。

  被围的将士得到书信后,士气增长百倍,关羽果然犹豫不决,不愿撤兵离去。

  三、后期

  曹操从洛阳南下解救曹仁,关羽在围头派有军队驻守,在四冢还有驻军。徐晃于是扬言将进攻围头,却秘密攻打四冢。关羽见四冢危急,便亲自率领步、骑兵五千人出战,徐晃迎击,关羽退走。

image.png

  关羽在堑壕前围有十重鹿角,徐晃追击关羽,二人都进入关羽对樊城的包围圈,包围圈被打破,傅方、胡修都被杀死,关羽于是撤围退走,然而关羽的船只仍据守沔水,去襄阳的路隔绝不通。

  吕蒙到达寻阳,把精锐士卒都埋伏在名为冓鹿的船中,让百姓摇橹,穿商人的衣服,昼夜兼程,将关羽设置在江边守望的官兵都捉了起来,所以关羽对吕蒙的行动一无所知。

  麋芳、士仁一直都不满意关羽轻视自己,关羽率兵在外,麋芳、士仁供应军用物资不能全部送到,关羽说:“回去后,当治他们的罪。”麋芳、士仁都感到恐惧。

  于是吕蒙命令原骑都尉虞翻写信游说士仁,为其指明得失,士仁得到虞翻信后,便投降了。于是带着士仁至南郡。麋芳守城,吕蒙要士仁出来与他相见,麋芳于是开城出来投降了。

  关羽得知南郡失守后,立即向南回撤。曹操知道关羽退走,惟恐将领们追击他,果然迅速给曹仁下达命令。

  关羽多次派使者与吕蒙联系,吕蒙每次都厚待关羽的使者,允许在城中各处游览,向关羽部下亲属各家表示慰问,有人亲手写信托他带走,作为平安的证明。

  使者返回,关羽部属私下向他询问家中情况,尽知家中平安,所受对待超过以前,因此关羽的将士都无心再战了。正在此时,孙权到达江陵,荆州的文武官员都归附。

  十一月,汉中王刘备设置的宜都太守樊友放弃宜都郡而走,各城的长官以及各部族的酋长都归降了陆逊。陆逊请求以金、银、铜制的官印授予刚刚归附的官吏,并进攻刘备的将领詹晏等人和世居秭归、拥兵自重的大姓,将其全部击溃,使他们归降,前后斩首、俘获以及招降数以万计。

  孙权任命陆逊有右护军、镇西将军,进封为娄侯,率兵驻扎夷陵,守卫峡口。

  关羽自知孤立困穷,便向西退守麦城。孙权派人诱降,关羽伪装投降,把幡旗做成人像立在城墙上,然后逃遁,士兵都跑散了。跟随他的只有十余名骑兵。孙权已事先命令朱然、潘璋切断了关羽的去路。

  十二月,潘璋手下的司马马忠在章乡擒获关羽及其儿子关平,予以斩首,于是,孙权占据荆州。

  襄樊之战有什么意义?

  一、规模

  襄樊之战是三国时期少见的大战,曹魏参战兵力保守估计也至少有五万,关羽的荆州军团估计有三万多,东吴吕蒙军队夺取荆州的军队想来也不少。所以,襄樊之战的总兵力保守估计在十万左右。

  二、影响

  襄樊之战,直接决定了荆州三郡(主要是南郡)的归属,东吴从此占据荆州六郡,不仅增加的地盘,而且还“全据长江”,进一步巩固了东吴政权的安全。

image.png

  蜀汉丢失荆州三郡,损失极其惨重:

  首先,蜀汉从此失去了东面北伐的大基地,使得隆中对成为虚话,其次,荆州的军队和人才基本上是损失殆尽。

  再者,孟达叛变投魏,导致丧失上庸等地。

  最后,蜀汉在襄樊之战的惨败,直接导致了后来刘备讨伐东吴的夷陵之战,使原本就弱小的蜀汉政权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