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夜祖,先把衣服脱下。」
稍晚我跟杰野一进夏尚的书房,就发现他正在调製奇怪的染剂,而一边躺椅上放了几件颜色鲜豔的衣裤。
他语气跟平时不同,我知道现在时间不多,所以没有多问,赶紧去一旁把衣服脱下,杰野则帮我整理要带走的简便包袱。
「红色?」杰野皱起眉头看着夏尚圆瓶里的染剂。
「没时间让你选颜色,去把躺椅扑上油纸。」夏尚把染剂倒到平底盘,加入冷却豆。
我有些不安,看到杰野照做,因为我裸着身子,他把披肩放到我身上,让我坐到油纸上。
「头往后仰,夜祖。其实应该让迷利帮你做这些,但是天黑前禁制会开始,你得马上出碉城。」
夏尚用木梳把染剂梳到我头髮上,那个味道很刺鼻,以往迷利要染髮都会放香料。
「没时间,所以你一边听我说,杰野,帮他染眉毛。」
我感觉到冷冷的染剂碰到头皮,一阵鸡皮疙瘩。
「你旁边放着地图,那是蕊曼的船会登陆的流沙银林,我帮你準备了专用鞋,但现在雪月要到,要特别注意泥沼下沉,别走只有树叶的路面,那可能是暗泥。」
「我帮他準备河谷鸦。」杰野帮我在眉毛上涂染剂说。
「也可以,那你就假扮东方山区来的花公子。」
「我吗?」我愣愣的问道,看到夏尚按着我躺下。
「对,如果对口音没把握,你就假装哑巴,地图标示沿途的旅店,你投宿时记得要选单人房。」
「只有我去吗?」
「还有得礼,但你沿途要跟他保持距离,两个人看起来要像不是一道的。」杰野说。「以防如果有刺客注意到你,得礼还能保护你。」
「你的任务就是把蕊曼跟他妻子空雅夫人安全护送回来,要紧的是保护怀孕的空雅,三週内必须回来,回到碉城外就走水路,我们要秘密把他们送进碉堡,最好能在虚位会议之前,这样神官跟官员能先祝福空雅肚子里的孩子,那么炎旨就能保有继承人资格,孩子一出世,蕊曼就是藩主。」
夏尚很少说话这么快,他见顶棚鱼眼的日光已经斜一边,更是加快动作。
我很紧张,脑子思绪混乱不已,只能好好记下他说的。
「以防万一,阴毛也得染。」夏尚很快起身,按着我躺下,但发现杰野的视线而顿了顿,把染剂给他。
「……染均匀点。」
夏尚要我扮成花公子,除了在外头行动方便,出碉堡时也很重要,他要让泊帝送我出去,因为他们双胞胎不时会请花公子或是花夫人来碉堡,所以他送我出去不会引人注目。
外头光线又更暗时,我的头髮跟眉毛上的染剂洗乾净也乾了。我从未染髮过,因为迷利要我对自己的金髮有自信,而荷姆萨人特别崇尚男子拥有红髮,所以有些人会染红色,花公子大多也是选择这个颜色的染剂,而不同年代,流行的红色也略有不同。
「果然还是得让迷利来做这件事。」
夏尚看我的髮色,第一次出现懊恼的神色,我藉着飞到我肩上的灯精光芒看镜子才发现,这红色有点偏粉红。
「算了,这种染剂只会维持一个月。夜祖,换上衣服,化点花公子的浓妆,快到出碉堡的时间了。」
杰野帮我整理几件简便衣物,也把地图跟鞋子收好,并帮我换上那套夏尚準备的衣服。
「好鲜豔……」
那果然是花公子的风格,暗红色的单肩衫上还有缀着花朵的纽扣,而且更强调腰身的剪裁,肚子露出一截,后腰也有开口,我很怕弯腰时会露出屁股。
「穿着我的披风,旅行时会冷。」
杰野把他那件黑色内里有羽毛的披风给我,然后看着我化妆。
那是杰野每天都要看着我做的事,不管何时起床,他都会等我梳妆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看我化妆,而这次也是一样。我有点紧张,可是从镜子里看到杰野的眼神很平静,跟他银色眼睛对望,也觉得镇定多了。
杰野从来没有说过甜言蜜语,他给我的生活,或许在其他爵爷跟鞍马看来再朴素不过,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他对我的付出微不足道,杰野把他所有能力所及的都给我了,他甚至不需要说他喜欢我,每次这样跟他在镜子里对视,我就可以感受到他清冷神情之下的热情,还有很深的迷恋。
杰野很少笑,但是他每次透过镜子里看我化妆时,那眼睛里的笑意都可以让我浑身洋溢暖意。
几年后,对于杰野这样的回忆,让我差点冰封的心又融化。

第94章 「好像有点太……」
我儘量模仿在迷利那里相处过的几个花公子的妆容,事实上,迷利以前也为了好玩而帮我画过花公子的妆,不过在他们身上显得勾人,我自己用时怎么看都不自在。
迷利说过花公子的妆扮是一种艺术,因为它必须融合男女的美感,阳刚也阴柔,那反应的是男人的欲望,太过女孩子气的花公子或许会有生意,可是永远比不上那些能把男女精华融合的花公子,他们俊俏也漂亮,没有女人的娇柔,也没有男人的粗犷,性感是必要的,但那绝对不是他勾住男性视线的主要原因。
「……有点妖豔。」
杰野看我有些迟疑而接道,让我一时间有些烦恼,但他很快又说。「但仍然很可爱,很适合你。」
「……。」
杰野目光紧盯着我,似乎不是安慰我或是开玩笑。
「杰野,送夜祖去跟香森会合,落日城门就要关了。」夏尚说道,而我赶紧起身面对他时,夏尚也盯着我好一阵。
「够像了。」
因为我跟杰野都看着他,他最后不得不开口。
「殿下,我不在的这几週请多保重。」
杰野已经让人把河谷鸦牵到碉城外要给我用,他打算骑马载我到碉堡河的的隐秘树林,再由香森由侧门送我出碉堡,因为双胞胎常常找花公子进碉堡宴会,所以送我出去并不会引起注意。
树林里,我下了马后对杰野说。
「眼睛要多休息……」
杰野下了马,我原以为他要交代什么,但他却是把我抱紧,而且一直没有放开。杰野的身子很温热,因为衣服背上有缕空,他的手掌也贴着我的皮肤。
「这是最后一次让你涉险。」杰野抚摸我的背低声说。
「我会尽力完成的。」我说,但杰野摇摇头。
「尽力照顾自己安全就好,我王兄回来本来就有护卫人马,你多陪着空雅夫人就好。」
其实我刚刚染髮时有听到夏尚跟杰野的对话,可以推测出杰野之前似乎反对让我一个人去,最后夏尚才在他坚持之下同意让得礼在远处跟着我。
从我小时候,夏尚就没有照着一般鞍马那样教导我,别的鞍马学习跳舞,读书写字,试毒,我则是学了窃听,读唇语,防身的刀术跟下毒,我知道现在就是他需要我展现这些技能的时刻。
「香森来了。」
杰野见香森的马匹穿过树林靠近,把我的匹风繫紧。
我很希望跟杰野亲吻,但是还有其他人在,他只捧起我的脸,在我额头上一吻,我则亲吻他的颈子。那是爵爷跟鞍马的礼节。
「杰野,得赶快了。」
香森望了望落日的方向,把我扶上马,我很想再碰触杰野或是说些什么,但马匹在我一坐定就立刻跑了起来,我从前座转头看杰野,只一瞬间瞥到他身影消失在枝叶后好大不要了公家车_色黃小说好大不要了公家车_色黃小说
「殿下,晚安。」
香森带我走碉堡出口,他让我披风的帽子放了下来,说这样反而不会让卫兵起疑,事实上他们双胞胎真的很常带花公子进碉堡,所以卫兵反应也很习惯,还对香森行个礼,甚至没多看我一眼。
「哦?变成小红毛了?」
香森一出了碉堡就带我走河边的林间小路,马的速度依然很快,他兴趣满满的摸摸我的头髮,还从侧边看我的脸。
「很奇怪吗?」
因为我知道他花公子看多了,有些不确定的问,香森则露出一笑,贴在我耳边说道。
「有点怪,因为我从没看过这么性感又可爱的花公子。」
「……殿下对每个带进碉堡的花公子都这么说?」
「花言巧语是泊帝干的,我可不是这样。」
他发现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故意对我露出真诚的笑容。
「那想听实话吗?」
「请说。」
我早就做好心里準备,一定要回击他的调戏,但很快就发现这对双胞胎两个都毫无底线。
「实话就是,你这样的花公子会让我想把马调头,载你回去园院床上好好疼爱。」他放低声音说,这一次我没搭理他,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哪,把这带着。」他一会儿把一把扁刀放到我手上,要我绑到脚踝上。那是护身的贴身小刀,照着人体的腿型设计的,便于拿取。
「喂,你给泊帝跟我各吻过一次,这次我冒险送你出去,至少得再来一个吻哦。」
到了碉城边界,已经可以看到杰野让得礼绑在树林里的河谷鸦白吉,他正要扶我下马时说,但我耸耸肩。
「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特别是泊帝殿下您还在假扮香森殿下。」
「你怎么知道我是泊帝?」
这是我第一次让双胞胎之一露出惊讶的神色,而面对他的问题,我跨上河谷鸦时只一笑。
「我不知道,不过您的反应告诉我了。」
「嗯。」
泊帝看着我侧过白吉身子,兴趣盎然的摸摸自己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