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第一次班会(四) 『大家好,我叫程秀媛,我家住竹南,请大家多多指教。』
『嗨,同学好,我叫方静丽,我家住台北,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几乎每个同学的自我介绍都大同小异,不过,介绍什么并不重要,大家介意的事都一样,那就是,哪个人才是自己的小主人。每个人都非常认真等着自己的小主人出现,深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小主人的自我介绍,也害怕一个不留神,就记不住小主人的面孔。
『大家好,我叫李源田,我来自彰化县员林镇,希望可以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哇,秀媛,台上这个男生好帅喔,长得很像平成御三家里面的一个人耶,让人忍不住想要特别注意他呢。』方静丽对着我小声地说:『虽然名字感觉有点乡土,但是外表和气质真的没话说。』
『嗯,是…是啊。不过,什么是平成御三家啊,连锁餐厅吗,跟挤也家、三黄三家还是贵族四家有关係吗?』
『蛤,妳不知道什么是平成御三家喔?』方静丽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当然她的音调也因着她的讶异程度而忍不住随之提高,这又引来同学们的侧目,自然也再次吸引了导师的目光,他思索了一会儿,接着他的好记性让他想起了我们的名字:『同学,妳们是…,嗯,方静丽和程秀媛对吧?』
『呃…,是的。』我和方静丽畏畏缩缩地回答。
『有什么要和大家分享的吗?』导师问。
『没…。』我们俩异口同声地回答。
『嗯,看来是两个小女生之间的小秘密,不方便公开的。那好,我们继续听同学们自我介绍啰。』导师笑着看我们:『如果妳们突然改变主意,愿意把妳们俩的小秘密公开和大家分享的话,欢迎随时举手告诉我们唷。』
『喔,好,谢谢老师。』
虽然感觉有点糗,但是导师也没有刻意责备我们,而其他同学也都不以为意,所以那尴尬的情绪只有非常短暂的一下下就过了。我嗅到了另一股和高中时期不太一样的味道,或许,这就是大学自由的气息吧。
老实说,就像方静丽一样,我也特别注意台上这位男同学,一方面正如同方静丽所说的,这个男的长得很帅,的确是很容易吸引异性的注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名字,这个让人感觉乡土的名字,却是我之所以特别注意他的最主要原因。
没错,「李源田」,正是我刚刚抽籤所抽到的小主人。
放眼望去,班上似乎没有外貌比他更出色的男生,这对于不太擅长记陌生人脸孔的我而言是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如此一来,我就不必担心我会认错小主人了。反正,以后啊,我只要找那个班上最高、最帅的男孩子就可以了。
只是,平成御三家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是一家知名的高级餐厅吗?可是,如果这家餐厅真的很有名,怎么我从来都没听过这家餐厅的名称呢?不过,这也难怪啦。方静丽是台北人,什么希奇古怪的事物没见过,会知道平成御三家这种高级餐厅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啊。
我在猜,刚刚方静丽说我的小主人长得很像平成御三家里面的一个人,是不是说他长得很像餐厅里的服务生呢?我想,那个服务生一定很受欢迎吧。没错,长得像我小主人那么帅的服务生,想不受欢迎都很难吧。

Chapter 2 美食街的巧遇(一) 班会结束后,我和方静丽一同离开教室。开班会的教室位于资管楼,资管楼距离我们的宿舍望楼其实只有小小一段路,不过,因为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我们两个并没有打算直接回宿舍,取而代之的,是决定杀到学长姐口中的美食街祭祭我们的五脏庙。
『哇,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美食街啊?』看着热闹的街道,方静丽开心地笑着。
『好像是,因为几乎整条街都在卖吃的。』
『要吃什么呢?』方静丽问我。
『不知道欸,先绕一绕再决定啰。』满街的食物令我眼花撩乱,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嗯,没错,先绕绕再说。』方静丽猛点头,瞧她一副雀跃的模样,让我突然联想到「刘姥姥逛大观园」这句话。奇怪,她不是台北人吗?照道理说,大场面应该见得比我多才对,怎么会这么容易兴奋呢?
『哇,药炖排骨。』远远看到角落有一个小摊子,方静丽简直像挖到宝物一般,她拉着我的手,快步往摊子的方向前进,还一边对我说:『我没吃过这东西欸,陪我吃吃看啦。』
『啊,我们不是要吃正餐吗?』我惊讶地问她。
『哎呀,好不容易终于离开啰唆的父母身边了,妳让我喘口气嘛,总该来个大解放吧。当然,这一切就要从不吃正餐开始啰。』方静丽对我说。
『呃,可是我不想吃药炖排骨欸。』我诚实地回答她,不过,从她话里头所透露的讯息,我大概猜得出为什么她会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一般。呃,不,应该把她形容成彷彿「一只好不容易逃出笼子的金丝雀」这样似乎更恰当些。原来,她有对啰唆的父母亲呀。
『没关係啦,那妳看我吃就好了。』
『喔,好,可以啊。』这点我倒是没意见,反正我还不知道晚餐要吃什么,所以也还好。于是,方静丽和我一块儿在摊子前找了位子坐下来。
『老闆娘,一份药炖排骨。』方静丽走上前对老闆娘说。
『好,马上来。』
过没多久,热腾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_艳侠浪凤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_艳侠浪凤腾的药炖排骨立刻上桌了。
『哇,看起来好美味喔。』方静丽看着那一大碗香喷喷的药炖排骨惊叹着,她转过头问我:『秀媛,怎么样,要不要嚐嚐看啊?』
『还好啦,妳吃就好了。』
『这样啊,那妳晚餐到底要吃什么呢?我好饿喔,先开动啰。』方静丽拿起筷子和汤匙开始大快朵颐。
『嗯,妳先吃吧,我再想想看要吃什么好。』其实我还满心动的,可是碍于和方静丽才认识不到一天,再加上我一向不太习惯和别人分食,所以我还是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慾望。不过,坦白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晚餐要吃什么好。奇怪,为什么以前都不用动脑筋的事,现在却让我这么心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