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离家的第一个夜晚(一) 『唷,还真的是妳啊。』一走进寝室,就听到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我大该猜得出声音的主人是谁,虽然我很不希望是那个人,但是我心里相当明白十之八九正是那个人準没错。我装作没听到对方说出的这句话,也刻意不让自己转过头去看她,想乾脆如此自欺欺人就这样眼不见为净。但是,和我一同进来的方静丽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她朝着对方问道:『妳是在跟我说话吗?』
『不是妳,是妳身边那个人。』对方提高音量回应方静丽的问题,接着继续说:『刚刚看到门口的室友名单,我就在猜会不会是妳,没想到被我猜中了,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呀。』
我依旧不动声色,我知道对方对我印象非常不好,现在的我不管说什么都可能会加深她对我的厌恶感,所以我还是少和她说话为妙,正所谓祸从口出、言多必失,我可不希望在开学第一天就和室友结怨。
『秀媛,她说的是妳吗?』方静丽察觉到气氛有点异常,她轻声地问我。
『她就是那个人啦。』我点点头,小声回答她。
『哪个人?』可能是我的话没头没尾也没说清楚,这使得方静丽一时之间没完全进入状况。
『就刚刚吃麵的时候跟妳提到的那个啦。』
『喔,原来是那个人啊。』方静丽恍然大悟:『呀,骚扰李源田的那个女生唷。』
『嘘,小声点,会被听见的。』我提醒方静丽。
我们的寝室是六人房,床铺都在上头,左右各三张床,要睡觉必须爬楼梯上去,而左边床铺的下面有六个衣柜,右边床铺的下方则设了六张书桌,床铺、衣柜和书桌都有编号,所以不必担心会和其他人搞混。我瞄了一下四周,确定整间寝室只有我们三人,我猜想,其他三名室友应该是跑去公共浴室洗澡去了。这样也好,知道的人愈少愈好,免得到时候谣言传来传去的,让这件麻烦事愈滚愈大。不过,如果想让事件到此为止的话,我就得趁现在赶紧把对方不满的情绪给抚平,只是,这种情况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有话就直接说出来,别在那里像缩头乌龟一样说悄悄话。』我和方静丽坐好大好深受不了动态图_艳床村妇全文阅读玉水横流好大好深受不了动态图_艳床村妇全文阅读玉水横流在一号和二号书桌的位置,而对方则是坐在六号的位置上,我们的距离大约三公尺远。原本我还担心着我和方静丽交头接耳的悄悄话可能会被对方听见,但是她此话一出,让我顿时鬆了口气。
『呃,妳好,我叫程秀媛,她是方静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的我,只好用最制式的方法对她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谁跟妳初次见面啦?』
『请问妳的芳名是…?』见我一脸尴尬的模样,方静丽不慌不忙接上话,她笑着问对方。照这样看来,她已经完全进入状况了,顾着将来要在同个屋檐相处的面子上,她似乎也不想和对方正面冲突。
『陈月桂。』对方回答了方静丽的问题,她的表情相当冷漠,不多不少就只说了这三个字,之后也没再多说些什么,而我和方静丽也想不出该和她聊些什么好,整间寝室顿时陷入一阵长长的沉默之中。

Chapter 3离家的第一个夜晚(二) 『嗨,终于见到妳们啦。』约莫过了十五分钟之久,寝室的门打开了,走进了三个女生,其中一位对着方静丽和我打招呼:『妳们好啊,我是徐沁莲,这位是曾云慈,而她是许玉琴,我们三个都是资管一乙的。』
『我叫方静丽,她是程秀媛,我们是资管一甲的。』方静丽和她们三人寒喧着。
『所以妳是一号啰?』曾云慈问方静丽。
『一号,什么一号?』方静丽反问道。
『她说的是座位啦。程秀媛妳是一号,不是吗?』陈月桂坐在座位上拉高音量回答道。她斜眼瞧着方静丽和我,在和她眼神对上的瞬间,我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
『刚才舍监来过,问我们寝室的室长在不在。』徐沁莲说:『我们回答不知道谁是室长,后来陈月桂同学就建议乾脆由一号当室长,这样比较好记,而且也比较方便。』
『喂,妳摆明就是陷害秀媛嘛。』方静丽朝着陈月桂大声说道,语气透露出些许不悦。
『不然妳想当室长吗?』陈月桂冷冷地问方静丽。
『妳…。』方静丽双手握拳,看来相当生气,乙班的那三名室友也感觉出气氛有些诡异,于是,徐沁莲提议:『还是我们现在直接重选,然后再把结果向舍监报告。』
『算了啦,不必这么麻烦了,我当就是啰,没关係的,只不过是室长而已。』我拉住方静丽的手,试图安抚她。
『真的可以吗?』许玉琴问我。
『可以的。』我牵起脸颊的肌肉,勉强带着微笑对许玉琴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我的答案让乙班的室友们感到放心许多,原本眉头深锁的三人也一个个展开笑颜。
『本来就该这样了,不是吗?』陈月桂不以为然地回话,不过室友们似乎并不打算搭腔,本来方静丽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但是就在我和她眼神交会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到我不想继续争吵下去的心意,因此就连最替我感到忿忿不平的她也决心隐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