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离家的第一个夜晚(七) 晚上十一点半,舍监查勤结束后,我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
我们并没聊太久,妈妈言谈之间不忘叮咛我要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自己。
不知怎么的,这些以前听来感觉无聊啰唆的话,现在听起来却觉得像根刺一般,而这根刺不断戳着我的心坎,然后刺激我的泪腺,我哽咽地对妈妈说:『妈,谢谢。』
『三八。』我眼眶含着泪水,收下了妈妈这两个字的回应。
断了线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为了避人耳目,我快步离开寝室,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间的厕所几乎完全没人,而浴室也因为使用的人减少而关掉许多盏灯,在昏暗的灯光掩饰下,又加上距离浴室与厕所最近的寝室也有十来步路的距离,因此我也不必刻意躲进去厕所或淋浴间里头偷哭,于是,我倚在厕所外头的栏杆上,大方地宣洩自己压抑的思乡情绪。
明天就是星期六了,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个週末,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家里,我没想到,这滋味竟是如此难受。

Chapter 3离家的第一个夜晚(八) 『欸,秀媛吗,妳怎么啦?』哭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有人从后头轻轻拍着我的背,我听得出来那是方静丽的声音。
『啊,没…,没事。』我赶紧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但方静丽已经发觉我正在哭了。
『对不起啦。』方静丽的道歉让我感到奇怪。
『对…不…起…什么?』因为刚才哭得太严重了,让我一时之间还无法正常呼吸。
『我知道,真的很臭。』方静丽满脸歉意地对我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大便都会臭,更何况我是拉肚子,必定是臭上加臭,难怪会把妳薰出眼泪来。』
『啊?』我被方静丽逗笑了:『哈哈哈,不是啦,我不是因为那件事流眼泪的啦。』
『神经啊妳,又哭又笑的。』方静丽被我搞糊涂了,她问我:『既然不是被大便的臭味薰出泪来的,那妳没事干麻流眼泪啊?』
『因为…,因为…,因为我想家啊。』我低下头来,忍住又快溢出的泪水,小声地回答方静丽的问题。
『拜託,妳家就在竹南,哭什么哭啊,哭得好像在台南那么远哩。』听到我落泪的理由之后,方静丽不但没安慰我,反而还吐我槽:『更何况即使是台南,现在交通那么方便,很快就到了啊。』
『唉,妳不了解啦,这是一种感觉,感觉到了泪腺就开始分泌泪液了,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所以妳是属于感性类型的那种人啰。』
『或许吧。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加上刚才又接到妈妈打电话来关心,突然间,很多感觉就这样涌上心头。』
『妳还真是多愁善感欸。』方静丽拍拍我的肩膀:『这样吧,明天星期六,我陪妳回家一趟吧。』
『真的吗?可是今天我爸妈才把我载过来欸,明天又跑回去不会很奇怪吗?』其实我心里非常想回家,但却又顾虑东顾虑西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相信自己的直觉,想回去就回去啊,像我就超不想回去的,所以就算有人把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也没法子逼我回去。』
那夜,我躺在寝室的一号床上,因为想家,我偷偷躲在被窝里偷哭。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小男孩送了一张亲手画的小卡片给小女孩,那是一张星星形状的卡片,上头画满了各式各样的笑脸。
隔天,方静丽陪我回竹南,在我家里待没多久之后,我们两个都觉得无聊,于是我带着她坐火车到新竹市逛,还特地投其所好到城隍庙口来一趟小吃巡礼,而当天方静丽也就在我家住了一晚,可能是她吃得没有星期五那晚来得多,也有可能是她的肠胃已经适应了,所以她那晚并没有闹肚子疼,感觉应该睡得还不好大好满不要了bl_艺术美女爱液流出来好大好满不要了bl_艺术美女爱液流出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