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曝光的糊涂天使(一) 虽然说不能透漏小主人是谁,但是愈是不能洩漏的秘密,愈会引起大家私下热烈讨论。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班上同学之间因为有共同的话题可以私下谈论,所以不知不觉当中变得更熟悉了,坏的是因为这样的讨论,结果很容易就有一些原本应该神秘的小天使因此曝光了,在这些已经曝光的案例当中,有大部份的情况都是被同寝室的室友给出卖的。
『糟了,我那天写卡片给小主人时,好像不小心签上自己的真名了。』
当然也有些人并不是被出卖的,但这能怪谁呢?而这个两光的小天使,她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好姊妹方静丽。
『秀媛,怎么办、怎么办?都还没期中考我就自己先曝光了,接下来要怎么玩啊?』
方静丽坐在书桌前,转过身来懊悔地对我说:『我是不是很笨啊?』
『岂止很笨?简直是有够笨,非常笨,笨得非常彻底啊。』
老天爷作证,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啊。虽然我觉得方静丽有些迷糊,但是也不至于用这么严重的形容词来落井下石呀。毕竟人又不是完美的,像这种小差错谁都可能会犯,我如果现在这么严苛地责备她,万一下次我做了跟她一样的事,那我岂不是自打嘴巴吗?
更何况,她不小心洩了自己的底已经很难过了,我安慰她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在伤口好大好热好烫宝贝快点啊_艾丞·奥特曼好大好热好烫宝贝快点啊_艾丞·奥特曼上洒盐呢?

Chapter 4 曝光的糊涂天使(二) 可是,既然不是我说的,那又会是谁说的呢?
答案非常明显,因为当时在寝室里头除了我和方静丽之外,还另有其人,而那人正是将我和方静丽视为仇人的陈月桂。
『陈月桂,妳以为妳是谁啊,我跟妳很熟吗?我又没问妳,妳不说话没人把妳当哑巴啦。』方静丽朝着陈月桂大吼。
『我只是自言自语啊,又没在对妳说话。』陈月桂一副存心挑衅的模样:『除非,有人对号入座自认我是在对她说话啰。当然啊,那就表示那个人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有够笨,非常笨,笨得非常彻底的呆瓜啦。』
『陈月桂,妳是活得不耐烦啦?我受够妳了,我告诉妳,妳今天死定了。』方静丽站起身来,握着拳头想冲到陈月桂面前,还好我反应够快,及时将她一把捉住。
『哟,妳是在威胁我吗?我好怕喔。』陈月桂也不甘示弱地站起身来,她继续火上加油企图让方静丽更生气:『没大脑的笨瓜,果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生起气来只想着要打人。』
『陈月桂,妳…。』方静丽气到全身发抖,她试着想用颤抖的手拨开我的臂膀。我自知如果这一放手,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我死命地紧紧圈住她的身体不放。
『秀媛,放开我。』方静丽对我说。
『不要。』我回答。
『放开我啦。』方静丽再次要求。
『不要。』我依然坚持。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过去扁她呢?我不会输的。』方静丽看着我,我从她眼里看到即将流出的眼泪,那掺着怒火、悲伤、委屈,以及无法理解的泪水。
『因为…,因为人不要跟畜生计较。』我淡淡地将答案说了出来,接着送给了她一个微笑,或许陈月桂不懂这笑容背后的涵义,但是我很确定的是,方静丽她懂,她一定会懂。
『喂,程秀媛,请妳说话客气点啊。』从陈月桂的反应不难得知她也弄懂了我话里头的絃外之音,她怒气沖沖地对着我说:『妳是说我是畜生吗?小心我告妳喔。』
『我只是自言自语啊,又没在对妳说话。』我把她刚才对方静丽挑衅的话原封不动送还给她。
『除非,有人对号入座自认秀媛是在对她说话啰。当然啊,那就表示那个人承认自己就是畜生啦。』方静丽也笑着帮我补充说道。
『可恶,妳们两个…。』这回轮到陈月桂气到全身发抖了,虽然她双手紧握,但可能考虑到如果真要打架的话,她一个铁定打不过我们两个的,所以她并没有打算冲过来找我们俩算帐。
『小丽,要不要出去走走啊?』我问方静丽。
『也好,这里空气好臭,应该是有人没刷牙嘴巴太臭了,我们两赶快出去透透气吧,免得不小心被那股噁心的臭味给薰死。』看来方静丽余怒未消,她试着再对陈月桂补上一刀。
『臭,妳敢说我臭?』陈月桂咬牙切齿还用那双可怕的眼神瞪着方静丽,一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的态势。
『欸,我只是自言自语啊,又没在对妳说话。』方静丽说完这句话之后,还不忘装模作样捏住鼻子转过脸来对我说:『秀媛,我们快出门吧,这里愈来愈臭了。』
『嗯,好。』我也笑着学她捏住鼻子回应道。
方静丽和我开开心心地离开了寝室,留下陈月桂独自一人默默生着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