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曝光的糊涂天使(三)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走在校园内,方静丽问我。
『没办法,谁叫她那样讲妳。』
我无奈地回答。原本以为用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会让方静丽感觉心里舒坦些,但却没料到会弄得我们两个内心满满的罪恶感。真搞不懂,明明是陈月桂错在先,我们只是忍无可忍才出言反击,可是现在我们两个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可是,老实说,或许我真的太笨了。』方静丽自责地说着:『我怎么会笨到把自己的名字签在卡片上呢?』
『小丽,这和笨不笨完全没有关係的,妳只是一时没注意到而已。』我说这话并不是单纯只想安慰她而已,因为我是真的认为那一切不过是场意外的失误罢了,跟所谓的智商丝毫扯不上边的。
『可是,期中考都还没到我就自己先曝光了,接下来要怎么玩啊?』方静丽问我。
『是妳认为自己已经曝光的,说不定,事实上妳根本还没曝光呢。』我语带玄机对方静丽说。
『不可能啊,我非常确定自己在卡片上写了名字的,怎么可能还没曝光呢?』方静丽不解地看着我:『除非,我的小主人没有收到那张卡片?』
『他有没有收到卡片这件事我是不知道啦。不过,我想说的是,或许妳的小主人收到卡片之后会以为妳在故弄玄虚喔。』我微微耸耸肩。
『故弄玄虚?』
『是啊,故弄玄虚。』我继续对方静丽解释:『反正这只是一个团康游戏,导师主要的目的只是希望班上同学透过游戏能够更加熟悉罢了,就算真的曝光了,那也没关係啊。而且这个游戏我在幼稚园就玩过了,虽然当时的细节已经非常模糊了,但我还记得那时候有好多同学也都不小心在小主人面前洩漏身份啊,甚至还有同学直接就在小主人面前说自己是对方的小天使呢。』
『哇-,妳的意思是说我跟幼稚园的小朋友一样笨啰?』方静丽神情夸张地假哭了起来。
明明知道她是装的,却也让我着实吓了一跳。
坦白说,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但此时的方静丽似乎极度敏感,无心的几句话都够她捕风捉影老半天。拜託,上次是谁说我是属于感性类型多愁善感的人?如今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还不是一样。

Chapter 4 曝光好大好热我要你_艾希老婆电怎么才能接好大好热我要你_艾希老婆电怎么才能接的糊涂天使(四) 面对如此多愁善感的方静丽,原本就极端感性的我几乎束手无策,只能赶紧澄清道:『不是啦,我是说自曝身份这种事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能发生,妳也别太苛责自己了。』
『我明白了,秀媛,谢谢妳,这么努力想要安慰我,可是我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方静丽沮丧地对我说。
『不,小丽,天底下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要妳相信,任何事都可能发生。』我眼神坚定地看着方静丽。
『怎么可能?那妳告诉我,真的有这种奇蹟发生过吗,不可能的事怎么变成可能呢?』
我被方静丽的问题问倒了。
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有这种奇蹟发生过,至少就我有限的知识範围内还没机会遇见过。不过,我也了解如果此刻直接诚实地告诉方静丽答案,那么势必会影响到她的信念,如此一来极可能令她连最后一丝继续玩小天使与小主人的力气也消失殆尽。
为了提升她的信心,激励她的志气,我迅速地在脑子里思索着是不是有相关的实例可以用来鼓舞方静丽。我突然想到这学期通识课修了世界名着赏析,老师指定要我们看一本叫作梅冈城故事的书,里头小女孩的哥哥似乎有对她提过类似的事情,只是一时情急之下我也没办法将故事里头的内容完完整整地告诉方静丽,于是我根据脑中残存的记忆再加上自己本身即兴发挥的创意加油添醋胡乱诌了一堆:『有啊,是真的,真的有这种奇蹟存在啊。妳有没有听过一个关于信念的故事?那个故事有提到,如果三千个人都看着一张纸,心里同时想着那张纸会烧起来,结果那张纸就会烧起来喔。』
『真的吗?』方静丽看着我,从她的眼中我看到那重新燃起的希望火苗,虽然很微小,但是我有信心可以让这火势蔓延。
『当然是真的啊,还有人作过实验哩。』眼看着策略奏效,我趁胜追击继续努力瞎掰试图搧风点火。
『是唷,那是个什么样的实验啊?。』
『呃,什么样的实验啊?嗯,很久以前有听说过,好像是召集一群人试着盯着一张纸看,然后同时想着要那张纸烧起来。不过,关于实验的真正细节嘛,一时之间我还记不太起来。』我完全没料到方静丽会对这个杜撰的实验感到好奇,只好胡乱敷衍她。
『这样啊。』方静丽似乎对我的答案感到失望。
『没关係啦,反正都有人作过实验啦,那就表示这东西确实存在啊。』我勉强牵起两颊的肌肉微笑着鼓励她。
『嗯,说的也是。』方静丽挤出笑容看着我,然后提出另一个令我一个头两个大的问题:『对了,秀媛,妳一定知道实验的结果如何,对吧?』
『实验的结果啊…。』我皱起眉头一副面有难色的模样,说真的,我压根也没想到方静丽会问我这个。
『是啊,后来那张纸有烧起来吗?』方静丽问我:『怎么,妳难道不知道吗?』
『这…。』我实在左右为难啊。说不知道嘛,那就显得我的说法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可是如果说知道的话呢,对我而言又是睁眼说瞎话,因为我根本不清楚是不是有这个实验存在,更别提实验的结果了。
『妳果然只是在安慰我而已。』我彷彿看到方静丽眼中那小小的希望火苗愈来愈微弱。
眼看情势不太对劲,我决定一股作气用力将那火苗重新燃起。但是,一方面为了不违背事实,当然事实上根本没有这个事实,因此所谓的不违背自然就是不要太夸大这个虚构的事实的成效啰。
而另一方面我又要兼顾到足以激励方静丽信心的最终目的,于是我微微一笑故作轻鬆地将自认为完美的答案:『才不是哩,我当然知道那个实验的结果啊,后来应该是没有烧起来啦。不过妳知道的,人的意念是没办法控制的,更何况那个实验动员到几千人耶,谁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专心在想着要让纸烧起来的这件事啊。只是,那个实验结果不会影响到妳这边的奇蹟的啦,放心吧。』
『唉…。』在听到方静丽长长叹了口气之后,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搧风点火搧得太用力了,那微弱的希望火苗彻底熄灭了,我这才发现自己举这个例子实在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小丽…。』
『没关係啦,这样不是更好,就不需要继续玩下去啦,正好可以省点钱,妳知道的,想当个称职的小天使也是得準备不少钞票的。』方静丽苦笑着。我则是心疼地看着她,我了解,这不是钱的问题。钱多有钱多的玩法,钱少有钱少的玩法,没钱自然也有没钱的做法,最重要的是,不管怎么样,有钱没钱总都有办法可以继续玩下去。只是,真实身份曝光之后,什么都没搞头了,即使有大把大把的钞票拿在手上,也玩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