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到底为什么要杀曹植

  南北朝山水诗第一人谢灵运道:“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然而纵然是诗才无双的曹植,在权力相争的时候,也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在老大曹昂死后,开始了长达将近十年的世子之争。在曹操临死之际方才结束。期间记载在史书中的,也就几件。而且都是以曹丕获胜而告终。最后一次交锋是在建安二十四年,值关羽进攻曹仁所部,曹操命曹植前去救曹仁。曹植因酒误事,失去了最后的机会。而建安二十五年,曹操就去世了。

image.png

  大家注意到没有,曹植的谋臣是杨修,杨修厉害之处是小聪明。曹丕的谋臣是司马懿,厉害之处在于隐忍。那么在这场权力的斗争中,至少大部分时间,可以推测曹植都是处于优势地位,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起对曹丕的攻击,而曹丕只能小心翼翼防御,以防被抓到把柄。

  然而最后坐在龙椅上的是曹丕。本来就招到曹丕的妒恨。再加上曹植非常的有才华,后人评价曹植,李白,苏轼拥有的是“仙才”。必然拥有很多崇拜者。在那个时代,曹植的崇拜者们都是士族,大部分都是地主阶级。在曹植身边很容易团结一股巨大的力量。这样,会威胁到曹丕的皇位。

  对于威胁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铲除,但是碍于母后卞氏和舆论的压力,不能直接杀死。只好让他不停的换封地。不能让他积蓄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文章憎命达,历史就是如此神奇,或许对曹植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但是对整个中国的文化而言,却是一大幸事。在经过鄄城的途中,他写下了著名的《洛神赋》,名垂千古。

  对曹植的评价

  曹植作为魏晋时期建安文学的“建安之杰”,后世对他的评价很多,主要有《文心雕龙》、《文选》及与萧统同时期的钟嵘对曹植的评价。《文心雕龙》是中国文学理论学家刘勰的作品,《文选》是我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额诗文选集,是梁武帝的长子萧统所做。

image.png

  在《文心雕龙》中,刘勰对曹植的诗歌辞赋给予空前高度的关注和赞扬,刘勰说曹志既能做四言诗又能做五言诗,这是对曹植能力的肯定。但是刘勰本人并不是很喜欢五言诗,萧统在《文选》中对曹植的五言诗很是重视,因为《文选》中大部分诗歌都是五言诗,只是选取了几首四言诗,还都是曹植的作品。

  刘勰评论曹植的乐府诗“故事谢丝管,俗称乖调,盖未思也”,因为刘勰推崇诗歌要诗声都要雅致,而曹植刚好对上刘勰的胃口,众所周知,曹植的诗歌大多朗朗上口,韵律美十足,且曹植精于炼字。

  和萧统同时期的钟嵘将曹植评为具有“仙气”的诗人,与曹植担此殊荣的诗李白和杜甫,并且称赞曹志的诗歌骨气奇高,词采华茂。

  作为文人叱咤文坛的曹植远远比起作为政治人物立足魏晋显得更强大,也许正是其在政治场上的失利才造就了后期曹植的文学建树,因为后期曹植的作品风格有了很大的转变,其创作的诗歌形式“杂诗”就是在后期完成的。其代表作《洛神赋》更是将其的文学影响推向巅峰,后世有很多的文学佳作是引用《洛神赋》中的词句章法。